小小藥罐子

        當年立志未曾忘,一報白袍榮與光。

        願將此身寄紙筆,守我家國天下泱!

    *網誌正在更新中,部分文章暫時可能未能顯示圖片,不便之處,敬請見諒*

小小藥罐子

詩號:東邪術,獨步走江湖。踏盡千山尋百草,仙丹靈藥在葫蘆,人間一樽壺。——《憶江南.無花譜》

一個小小的藥劑師,一個小小的用藥資訊平台。

溫馨提示:

這個用藥資訊平台,
目的在分享用藥知識,推廣藥物教育,希望用藥者能夠正確用藥,靈活用藥,促進用藥安全。

內容僅供
參考,絕對不能用作自行診斷、治療的依據。如果遇到相關的健康問題,請盡快諮詢相關的專業意見,避免延誤治療的良機

文章內容,部分涉及醫藥知識,可能會引起不安,在按下「觀看全文」前,敬請留意。

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

DSE大學選科攻略(三):做不了藥劑師,做配藥員,好不好?



說在前面,一直以來,在一般人眼裡,「藥劑師」本來便已經跟「配藥員」劃上等號,總是以為兩者沒有分別,經常覺得藥劑師只是一個配藥員,除了配藥,還有配藥。


沒想到,這個誤會,開始愈來愈深;這個觀念,竟然愈來愈真。
其中一個原因,主要是很多藥劑師真的已經成為配藥員。所以,好的不靈壞的靈,現在,「藥劑師」真的開始等於「配藥員」。
這樣子,人們還會不會清楚知道藥劑師在整個醫護團隊裡的專業、角色、功能嗎?
唉……暫時姑且不論這個問題,同一個專業,有人做藥劑師,有人做配藥員,既不同工,又不同酬,不亦悲乎?
好!現在,鏡頭一轉,言歸正傳,說回正題:
  暫時姑且撇開原因不說,假設現在有一個藥劑師,找來找去,偏偏就是找不到工作,說動聽點,或許是「待業」,說難聽點,其實是「失業」。
這時候,怎麼辦?
說真的,除非靠父幹,否則,沒有父蔭這把太陽傘,人總是需要自食其果……不,不,不,應該是自食其力,工作謀生,糊口度日。
唔……不論是不是「做生不如做熟」,人總是希望自己能夠學以致用,簡單說,便是「讀什麼,做什麼。」
不然的話,讀一個學位、考一個專業,含辛茹苦、嘔心瀝血,幹什麼?
既然藥劑師是「藥」的專業,那麼,其中一個選項,自然是退而求其次,盡量做其他跟「藥」有關的工作,例如配藥員,合情合理,對吧?
對,就算是其他行家,同樣不能指手畫腳、說三道四,批評這些行家的做法。
畢竟,現在,這是有人無工做,不是有工無人做,這就是說,不是自己不做藥劑師,而是人家不請藥劑師,可以怪誰?
試問,如果可以的話,誰會願意大材小用,放棄做藥劑師,甘心做配藥員?
同時,在這個過程裡,閣下還是可能需要過五關、斬六將,突破重重難關,難關難過關關過。這顯然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。
其中,這些難關,主要有以下三個:
一、自己
對,說真的,一個藥劑師,突然需要「紆尊降貴」做配藥員,試想,這個心理轉折,到底有多大?
單是這個心理關口,並不是這麼容易便可以衝破得到的,箇中掙扎,實非外人所能道也。所以,想不想做是一回事,做不做到卻是另一回事。
當然,現實總有辦法能夠讓人低頭。折腰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。
不論是不是心甘情願,閣下還是需要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。

二、僱主
好,就算閣下真的成功衝破這個心理關口,自己肯不肯做是一回事,人家請不請你卻是另一回事。
這話怎麼解?
一般而言,不論是什麼職位,一個理性的僱主大多不會隨便錄用一個遠遠超出入職條件的求職者。
對,除了求職者外,僱主同時不敢貿然牛鼎烹雞,平白糟蹋閣下的才能。
為什麼?
答案很簡單。不論是誰,連同求職者自己在內,所有人只會覺得閣下「騎牛搵馬」,絕對不會相信閣下真的願意虎落平陽、龍游淺水,甘心屈就。這個情況,如同關羽投降曹操一樣,身在曹營心在漢,只要找到自己心目中的劉備,「吾終不留(《三國志.關羽傳》)」,閣下一定會遞上辭職信,掛冠求去,另謀高就。
這就是說,就算閣下自問真的沒有「坐這山,望那山(梁啟超《敬業與樂業》)」的打算,閣下就是永遠不能說服別人自己沒有這種想法。
既然「知其必去(《三國志.關羽傳》)」,那麼,當初何必錄用?
這就是說,除非僱主真的擁有一個不得不用閣下的理由,否則,在大部分的情況下,僱主未必會隨便錄用閣下。

三、同事
  好,不論是什麼原因,就算僱主真的願意亮起綠燈,破格錄用閣下,在工作上,閣下還是可能會遇到人事問題……
對,如同韓信一樣,閣下隨時便可能會陷於「歸楚,楚人不信;歸漢,漢人震恐(《史記.淮陰侯列傳》)」的兩難局面。
這話怎麼解?
一般而言,主要的情況,有以下兩個:
第一,既然你現在是配藥員,那麼,在藥劑師眼裡,閣下恐怕不是跟他們同路的人。
第二,既然你本來是藥劑師,那麼,在配藥員眼裡,閣下顯然是搶他們飯碗的人。
不論是哪一種情況,不管是前者,還是後者,兩者同樣未必能夠坦然接受閣下是自己的同伴,從而產生一種距離感,簡單說,便是「裡外不是人」。這樣子,便會讓彼此的關係蒙上一層陰影,構成一層隔閡,甚至備受孤立、排擠,未必鬱鬱而終,但是,肯定悶悶不樂,做著做著,自然便會成為辭職的導火線,萌生不如歸去的念頭。
唉……做是一個問題,不做又是另一個問題。
所以,除非逼不得已,例如僧多粥少,否則,自貶身價,還是可免則免。
當然,任誰都知道,這顯然是一句廢話,真的好像說了等於沒說一樣……
試問,除非就業市場嚴重缺盤,否則,誰會願意自貶身價呢?
所謂「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」,同理,「有藥劑師邊個想做配藥員」,說到底,配藥員永遠是一個逼不得已的選項。這就是說,如果藥劑師真的需要做配藥員的話,便已經代表連藥劑師自己都沒有選擇的餘地……
唉……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可以怪誰?
其實,看到這裡,各位聰明的看倌,可能已經發現一個很大的問題……
噯!藥罐子,如果就業市場真的沒有這麼多空缺的話,當初何必悉心栽培這麼多人才出來呢?
對,如果政府真的能夠「人盡其才」的話,「藥劑師做不做配藥員」這個問題,根本是不應該存在的!換言之,這個問題本身便是一個大問題!
最後,如果一個專業逐漸做不了自己的專業的話,政府是否應該開始正視這個問題呢?
說到底,這是政府的責任。

延伸閱讀: